快捷搜索:  as

专家学者云集象山聚焦"村民说事" 打造"三治

研讨会现场

“有事,坐在一起好好说!”在象山,这是当地村民发生矛盾纠纷时的口头禅。不管是家事还是村里事,大家围坐在一起,从说事、议事,到办事、评事,群策群力,使得乡村治理从制度层面上具有了自净的功能,使村民呼声有回应,村民监督有实效。

发源于西周镇,散发着象山风味的“村民说事”制度,为象山找到了乡村善治之路,使得象山乡村振兴后劲十足。

昨日,“村民说事”与乡村振兴理论研讨会在象山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聚焦了象山经验。

通讯员俞莉陈光曙 记者郑晓 文/摄

“村民说事”制度在全县推广后

已成了村民生活的一部分

天蓝、地绿、水清、路畅,走进象山茅洋乡郑家庄村,靓丽乡村美景悠然呈现。

郑家庄是象山首批垃圾智能分类试点村,在“村民说事”会上,推行生活垃圾分类减量无害化处理成为村里人的共识。

很快,家家户户都摆上了智能分类垃圾桶。每天上午8时和下午2时前,村民把餐厨垃圾放到家门口,清运员会开着智能采集清运车进行收集。同时,村里还建起了垃圾回收置换积分超市,引导村民养成文明卫生生活习惯。

“大事小事充分协商,达成共识,促进决策。村民对直接关系自身利益的事,有发言权和决定权。”村党支部负责人说。

2010年3月,“村民说事”制度在全县推广。“说事”也成了村民生活的一部分:固定日子集中说、党员联户上门说、面对面现场说、线上智慧说等,形式逐渐多样化、常态化。

目前,“村民说事”制度已在18个镇乡(街道)、490个行政村全覆盖,累计召开说事会10720余次,收到各类议题5.1万多项,解决率93.8%。

西周镇杰下村曾是个落后村,村子环境脏乱差,一年也开不了几次会议,一开会经常就开成了村民对村干部的批评会。如今,一套完整的“村民说事”制度在村里有序运行。不仅一些“压箱底”的矛盾被化解了,而且根据村民提议,村里建起了农民会所、篮球场、公园,村容村貌大为改观。

继续完善“村民说事”制度

打造“三治融合”的象山样本

象山“村民说事”诞生于2009年,目前形成了“说、议、办、评”为一体的制度体系,构筑了村务管理、决策、治理、监督全闭环运行机制,走出了一条共商共信、共建共享的治村理事新路子。

“村民说事”作为乡村治理的创新实践,在去年底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作书面交流,相关内容被写入中央一号文件。

记者了解到,“村民说事”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村民说事”的源起是回应治理需求的过程。2009年4月,西周镇杰上村为解决因水库引水工程造成的赔偿款分配难题,尝试开展“村民说事”。当年西周镇就将“村民说事”进行全镇推广,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全镇信访量下降53%。2010年3月在全县进行了全面推广,得到时任浙江省委书记赵洪祝的批示肯定。

第二阶段是不断创新发展的过程,自全县推广以来,象山相继诞生了“村务会商”“民事村办”“村事民评”等经验做法,2014年结合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系统总结、归纳提炼,构建了“说、议、办、评”为核心内容的制度体系,“村民说事”向规范化、制度化迈进。

第三阶段,“村民说事”的完善是持续深化提升的过程。今年年初,省委副书记、市委书记郑栅洁明确提出,象山要打造“村民说事2.0版”。象山按照“治理有效”的要求,持续完善“村民说事”制度,全面提升“村民说事”在基层党建、基层协商民主、基层社会治理、乡村振兴上的重要作用,着力打造自治、德治、法治“三治融合”的象山样本。

专家学者这样说

在昨天的“村民说事”与乡村振兴理论研讨会上,专家们分别以“从村治模式看‘村民说事’”“‘村民说事’的秩序维度”等为主题进行研讨交流。不少专家、学者还对“村民说事”的象山经验进行了点评。

“村民说事”最初的出发点可能更多是为了化解长期以来乡村发展中积累的各种矛盾和问题,但通过“村民说事”不仅有效解决了这些问题,优化了党群、干群关系,更重要的是赢得了群众的信任,凝聚了群众的人心,激发了群众的智慧和参与谋划乡村发展的热情。

浙江省委党校副校长、教授徐明华

“村民说事”是一个非常好的行为触媒,触发了公共治理秩序的形成和发展。让村民说出来,然后进行各个层面的商量,接着把事情办好,最后通过各个秩序维度对其进行评估。

“村民说事”形成了“说、议、办、评”的流程闭环,也就形成了新的村治秩序,而这个秩序可以说是一个村的公共治理秩序,意味着可以让政治秩序、政府秩序的力量充分发挥作用,同时也可以让村的原始秩序的力量也能够得到充分的发挥。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公共政策与安全研究所所长毛寿龙

乡村治理中村庄自主治理是看不见的手,政府治理是看得见的手。宁波探索推行的“村民说事”制度,形成了以“说、商、办、评”为主要内容的新型乡村的治理机制,这种乡村基层治理的现代化模式,说通了民意,说好了作风,说出了和谐,说成了程序,是一个乡村治理制度创新的集成,它具有自我净化的功能,它的能力在于制度的“融炉”和自我创新。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冯兴元

“村民说事” 四个环节

“村民说事”基础在“说”。组织引导村民围绕一个主题进行说事。创新方式灵活说,固定日子集中说……从而实现说事制度城乡全覆盖。

强化“议”的规范性。充分考虑基层实际和操作便捷,梳理形成21条小微权力清单,促进议事规范化、制度化、民主化。

突出“办”的实效性。全力推动民事村代办、村事大家办、大事联合办,确保事事有回音、件件有着落。推进“最多跑一次”改革向基层延伸,加快基层便民服务点建设,构建初信初访整体联动、快速响应机制。

注重“评”的科学性。村民说事倒逼在“评”,进一步完善评的内容、程序,提高评的科学性。说事村民专项评,对每件办结事项进行满意度测评,不满意的应说明反馈意见并提交下个村务会商会议商议。村民代表综合评,结合“双述双评”,对村民说事全年开展情况进行综合评价,倒逼干部改进作风。镇乡(街道)绩效评,把“村民说事”与集体经济、村庄环境、社会稳定、干部廉洁、党的建设“五张报表”考评相结合,与涉农政策资金补助挂钩,比学赶超、争先创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