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老千藉法庭警局恐吓女书记 骗毕生储蓄再骗嫁妆

陈女士(右)向叶金发求助,揭露本身遭电话骗局诈骗的经过,提醒民众不要再上当。

(巴生20日讯)太岁头上动土!“电话骗局”继续挑战司法与警方权威,盗用法庭和警局电话号码招摇撞骗,最新一宗是一名女书记遭骗走毕生储蓄和嫁妆,总值3万1950令吉,令她欲哭无泪!

来自雪州巴生的陈女士(39岁)今日在社会工作者叶金发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指出,上周一(13日)早上9时许,在办公室时接到一名自称是法庭职员女子来电,指她借贷5万令吉末还,需上庭处理。

没在登州借贷

她说,对方指她于4月30日在登嘉楼州申请借贷,5月8日获批,惟3个月没还利息,国家银行将冻结她的所有户头。

“我从来没有在登州借贷,因此没有理会她,岂料过后又有一名自称是警曹长的陈姓男子来电,指我借贷不还,后来又说我的身分被盗用,与犯罪分子勾结洗黑钱和贩毒,面对死罪。”

她一开始也怀疑陈男的说法,惟对方叫她上网查看他与女子的来电,结果显示两人来电号码,与登州法庭和警局电话号码一模一样,让她开始信以为真,慢慢掉入圈套。

她说,陈男告诉她,有一名贩毒5公斤的男子被逮捕后,供出了200名同犯,其中一人便是她,而且她的马来亚银行还曾存入一笔140万令吉的贼赃,惟已经遭人取出。

“我告诉他,我是冤枉的,对方也相信我,惟要我跟据调查程序解除嫌疑,首先便是调查我的身家,确保没有来历不明的财物。”

社会工作者叶金发指出,老千通过“电话骗局”,一再盗用法庭和警局电话号码,等同在挑战警方和司法权威,目无法纪,当局应该马上展开全面调查,把老千集团绳之于法。

他说,内政部长必须关注此案,不能无视老千以警方名誉骗人,更何况如今上当的人数众多,不能再继续故息。

他也提醒民众,一旦接获类似来电,不要慌张,第一时间亲自到警局查询,更不要通过电话处理财务转账。

陈男的来电显示,上网查询后,证实是瓜拉登嘉楼的警局号码,老千行径非常猖獗。

老千为了让目标人物掉入圈套,还盗制警方文件,让人信以为真。

老千死缠还和女警对骂

陈女士指出,她在叶金发陪同下,于上周四(16日)到莎阿南警局报案时,被告知在过去1个月内,全国共有逾300人受骗,造案手法如出一撤,她遗憾在这么多人中计下,老千迄今仍逍遥法外。

她指出,老千公然使用警局和法庭电话号码,让人信以为真,而且还制造出一些与法庭和警局相似的背景声,例如对讲机的“声响”,这很难怪为什么一直有人掉入圈套。

她说,当她在警局报案时,陈男还打来10多通电话,还与其中一名代接电话的女警对骂,非常猖獗,女警因此叫我封锁他。

吩咐典当金饰再汇款

陈女士根据要求,在8月13日、14日、15日,3天内一共分5次,汇入所有存款到对方指定的3个户头内,总值3万1950令吉。

“对方还说若有金饰也必须典当兑现存入指定户头,否则被查到后果严重,结果我把13年前结婚时的所有金饰,全都拿去典当,换取2万1000令吉现金,汇入有关户头。”

最后一笔钱,对方说必须再汇入3万令吉,让她保释在外,惟她最终获得减款,只汇入3000令吉,惟这已经是她最后的全部身家。

陈女士指出,老千贪得无厌,过后还继续以各种借口向她要钱,结果她无计可施下,最终被逼向叶金发求助,才揭发原来自已遭骗,让她十分心痛,所有身家都付之东流了。

陈女士视为宝贝的嫁妆,包括结婚戒指,全都典当掉,并统统给老千骗走。

丈夫被吓得发生车祸

由于陈女士涉及“死罪”,因此她根据陈男指示,没有张扬此事,只告诉丈夫,结果丈夫在获知此事时吓坏,发生车祸。

她说,当她告知丈夫时,丈夫正在骑着摩哆,结果受到惊吓而与一辆轿车发生碰撞,跌伤了右腿,一些腿皮也脱落。

“最后在我拿不出任何钱财给陈男的情况下,丈夫才建议我向叶金发求助,所幸及时揭发真相,没有进一步向亲友借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